写在离开北京前

即将前往莫斯科的一点心路历程

Posted by Egbert on May 17, 2018

3年前的一个夏天,我仅仅背着一个Google书包,没有行李箱,口袋里装着4000块钱,开始了传说中的北漂的生活。

3年后,依然是在漂着,不过这3年的北漂生活不像电视剧中的那么神奇。虽然也住过村里的房子,被房东骗过,也经历过刚开始传说中押一付三的无奈。不过我还是能接受,毕竟损失不大,当时不会搞得自己好像倾家荡产了似的。

这三年来,在朋友眼里,可能过得顺风顺水的。我还是想说那句老话:“你们只放大了我的光环,忽略了其中的过程”。还有一句话,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”,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最优秀的那个人。

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一腔热血,一身朝气,现在看那个时候的自己,好像还是个孩子,其实到现在为止,感觉依然像个孩子,孩子比较好。如果有一天,自己都感觉自己都不像个孩子了,那我觉得该多可怕。

那时候,有一个很好的导师。也许是启蒙导师,在我心里,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对应加班这东西,一点都不会抵触,只要有同事在加班,不管是谁,我都会陪着他们一起加班,他们老认为我陪着加班没什么用,让我早点回去。我想也是,确实没什么用,但是我就是不想离开。

后来,也和一些同事关系处的还不错。虽然在团队中没有什么影响力,但是只是在圈子里都混个脸熟。

说实话,影响力这个东西,太可怕了。当然它分了好多种,技术影响力,声望影响力…无法用言语形容。它直接影响了你的事业。但是这个东西很有玄机。情商和智商以及很多因素去决定。

我每半年都会做一遍自身总结,至多半年。每半年,我偶都会打印一份自己的工资流水单,看着自己一步一步成长的脚印,自己都会被自己欣慰。

其实,最近一两年,一直在思考怎么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?有趣的灵魂有很多,一个有追求艺术的画家,追求洒脱穷游世界的行者,追求研发高新科技的科学家,等等。。但是到底我适合哪个呢?我还是找不到答案,但是我想到了自己的活法。

在事业某一领域上有自己突出的一面,并且在生活中做个懂生活,追求知识的人。这个知识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,是广义的知识。

其实,我认为真正的智者应该是一个“善于思考的人”。我想把这句话带给我12岁的妹妹,不知道她是否能否领悟。

优秀就是永远在追求优秀。

一扯就扯远了,扯了一堆价值观问题。

在北京的路上,我成长的很多。现在,因为追求优秀,所有要离开北京。

但是我要回来,因为,我依然认为北京是我的归宿,骨头里流淌的血液告诉我一定要在北京立足,北京不是北京,而是证明我价值的地方。

选择莫斯科,我也是被逼的。是在我看不到希望,找不到心里归属后被逼无奈,只能新找新机会。干什么不重要,在哪干也不重要,我能找到自己的归属感,找到自己的价值感,找到能实现自我,创造自我的地方。

去莫斯科一定会辛苦,和同学说了自己的决定,同学会对我评价一句“你好爽啊!”。我想说,”把你放在一个英语和汉语都不流通的地方,没有导游,你该怎么生活?还爽吗?”

虽然有点期待新的环境,但是,我内心去充满了恐惧。我恐惧的不是语言不通,无法生 存,这些事情,在我看来都不是事情,而且是我一定都能克服的。我恐惧的是,我能不能在那里适应那边的工作节奏,并且接受那边的业务,最后还要在团队中占据领先位置,因为,在阿里,每年都会有绩效考核,做的不好的人是会被淘汰的。

因为和莫斯科有5个小时的时差,那边HR和主管都比较忙,所以我一般和他们交谈的时候都是在他们晚上吃饭的时候,但是,在北京已经凌晨0点或者1点了。并且经常要聊1个小时左右。就这样,我1个月要聊好几次。

记得有一次,基本上要做决定的时候,那边主管基本上已经通过了。到了要和HR聊天,我把我要咨询的todo-list都列出来。从晚上8点一直等到晚上12点,而且等待的十分激动和忐忑。等到终于看到钉钉,HR电话来电的时候,我就懵了。那边HR一接通电话,就说了一串English,而我当时一脸蒙蔽的没听懂,我试着接了几句,实在接不下去了,就转中文了,如实坦白英文不好。那边HR其实是个中国的姑娘,很漂亮,有气质,说话也很礼貌,但是还是blame了我一吧。那一句最扎心的话,现在仍然记得。“如果你英文不好,你怎么进行最基本的信息传递呢”。其实,她没有责怪的意思,但是我的自尊心却被打击的无比破碎。还有一句;”我这边倒是无所有,只要XX(主管)同意了就行“。

接下来的两天,我痛定思痛,不停的学英语。3天竟然创下来800分钟学习记录,当时还记得,那两天我还在输液。高烧烧到39.8,医生问我嗓子怎么哑的。我说发烧烧的。其实应该是练习口语练哑的。

后来,2018年绩效终于下来了,如我所愿,我不满意。但是,我已经不在乎了。后来和北京这边的主管说了之后,他把自己说成白眼狼,很是生气的责备我不提前告诉他,我当然不能告诉他,我告诉他了,我还有活路吗?我还能走的了吗?

现在,我设计的这盘棋,终于下完了。

我是一个对自己极度自信的人,连驾校的教练都骂我,“你是我见过最自信的人”,很多事情,我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,但是我一定敢做,我基本上不会说“我不行”。

3年后,我依然会回到这个地方,虽然我回到不知道做什么,但是,当我回来的时候,我一定会感谢那个义无反顾迈出这一步的自己。